好吧,本想就这么结束了这个post,考虑自己已经一个半月多没有写东西,还是再胡言乱语几句吧。

好久没写文字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大抵就是因为没什么可写的,也就是说这两个月过的颇为平淡,无论是生活还是学术。

老实说我也不好意思用“学术”这个词,毕竟自己在这些方面是个比令狐冲还要随性而为的家伙,平均每日在这方面耗时委实少的很。

整个假期倒是花了一点(呃,只好意思用“一点”这个词了,因为在外人眼里看来我的做法其实根本没诚意)时间在控制体重上,比上次写博客倒是减 了 有8公斤。 当然家里知道的数据要少4公斤,因为一开始隐瞒不报的缘故,后来家父赶来无法隐瞒……= =\|\|(家母不会开机家父不会上网在这里说说倒无 妨 ……) 家母现在的说法是,“每次你回家都(因为weight)没法做好吃的给你,干脆这次你就努把力,到中秋回来吧做好吃的吧”。 对我这种毫无节制(差点打成节操)的家伙来说,这大概是第二次在无监管的情况下体重中幅下降吧。 那天和师妹跑步,说道自己眼中只有“比自己还胖的”和“瘦子”两种人,倒也真心不假。

当然因为固守帝都,好友倒是见了不少,呆子位老大非人锅巴,还有最常见面的某大屎货,短信里和ZM也有联系过,感觉大家都好有活力,自己顿 时 愈发觉得自己213了。


已然离题太远,最近睡眠不济,最好还是赶快随便吐槽完再说……

大概就是昨晚一时手贱点开了 笑傲江湖.txt,然后不知不觉花了大约十七八个钟头看完了。

我一粗人本来就不怎么读书,至于文学作品那更是唯恐避之不及,武侠更是几乎未沾过(疑,好似有些河图什么的?)。 笑傲江湖小时似乎曾在书柜里拾到过,应是后半卷,只随意看过数眼,因此剧情完全连不上, 只记得在令狐冲在地板上习得吸星大法,率众人上少林救盈盈时从暗道逃走,以及和盈盈、向问天、任我行一起成为雪人等几幕,肯定是因为这几 处 容易形成画面感吧。

令狐冲这样的性格是很讨我喜欢的。 从某些角度讲,如果我大胆外向些,估计是会比这家伙还随性而为的。 我在绯月一直用着风色幻想SP男主角修的头像,便是因为修和令狐冲性格里有着相仿的地方,若是用一个字形容的话,那便是“风”;若再加一字 , 那 便是“义”(不过这方面修曾遇到过帮挚友还是的保住爱自己的妖精女王的两难局面,就我观察在女性玩家中甚受恶评)。 在小场面上不愿拘泥于成规,在大关头时则坦坦荡荡,宁可舍生取义;视名利于无物,却视享受人生为真谛。 令狐冲曾对杀人医生说道,若为苟生数日而不能畅饮自在,那多活又有何意义,这坦然面对生死的潇洒已是大侠之风。 也只有像他这样潇洒随意之人,才能使的来同样无招无形的独孤九剑吧。

持有傲娇和大小姐属性的任盈盈本不应是我喜欢的菜(我才不是因为傲娇喜欢助手的啊嗷嗷> <!),但读完竟意外觉得真是理想的妻子—— 考 虑到我是打算光棍的,而武侠被我视为三次元,我觉得这算是很高的评价了。 令狐冲的出场便煞费苦心从各个角度描述他的为人,而盈盈的出场则更是费功夫,先是只闻琴声不闻其人,还一直被当作老婆婆,一直不许令狐冲 回 头看自己的长相,直到倒影中现露真形,却没想到是一个娇滴滴的少女。 虽出场甚晚,“她才是女主角”的气场暴露无疑。

任盈盈大概是最适合称得上“红颜知己”一词的了。 她从一开始便知令狐冲对小师妹的迷恋并因此反而恋上令狐冲,却从未将小师妹视之为情敌,反而主动出手相助; 她用聪慧才智和武艺多次为令狐冲解围,为救令狐冲甚至不惜陷身少林; 她尊重令狐冲的选择,看起来小气倔强,实则大度包容的很。 她最让我动容的一句便是,“直到此刻我才相信,在你心中,你终于是念着我多些,念着你小师妹少些。” 一直无怨无悔地和令狐冲共闯江湖的她,终于用自己的真挚赢得了他的想念。 到后来更无处不是默契与尽在不言中,这两人合奏一曲笑傲江湖倒真是绝配 ——大概我喜欢助手,也是因为她对冈伦一次次相助与看似斗嘴的默契吧。 所谓伴侣,所谓知己,不正是如此么。


另外推荐一个叫shaarli的个人网址管理工具, php 写的,不需要数据库,相当轻巧,我已经放到自己的系主页上代替 delicious 用了,目前正在缓慢转移 ReadItLater(Pocket) 里的链 接——由此可见我果然把 ReadItLater 当作 ReadItNever 用了233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