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这篇文章仍然缺乏部分材料。
本来还推荐 Orion 君的文章……呃,但是 O 君的 blog 挂了……

事件提要

这篇文章介绍的是 前段时间 某移植组与汉化组(们)之间的争执事件。

下面会用H来指代huoyanyan, A组指代H的Android Galgame移植组和ACGF组, C组指代冥月汉化组下限消除论坛

需要强调的是,这里用A组和C组只是为了方便代表双方, 并不表示A组和移植组以及ACGF是完全等同的, 或者C组的观点即是C组所有相关人员的观点, 或者冥月和XXXC关系密切等等。 再次强调,这里只是为了方便代表双方。 在必须要严格指明的场合,会使用原名来进行区分。

本文希望能尽量还原事件的原貌,因此会采用一些QQ记录作为证据。 其中关于我自己和H的名字不会省略,其余非直接相关组员的名字一般会记作X等。 与主题无关的一些记录可能会去掉,但以不影响上下文理解为优先。

由于很多材料并不容易找到,而我的记性又很差, 因此对于我不得不采用记忆来举证的部分是存疑的。

需要强调的是,虽然人的性格并不容易改变,但是人的观点是可能变化的,尤其是信息量在不断增大的过程中。 因此在不确保对方当前观点的情况下,使用其以往观点来攻击可能是不合适的。

我没有必要假装这是篇客观的文章。 其中肯定会夹杂我的大量主观看法,即便我竭力注意,也难免会有偏见。 因此,

身份 && Bias Warning:

  1. 我最早是独立移植者。在死吻事件之前加入A组,在去年八月退出A组,现在是不做移植的苦逼在读生。
  2. 我在XXXC注册的日期是7月22日,但之前大约潜水过一个月,至少我第一次看XXXC的时候喷泉版的帖子还没超过两页。在XXXC的第一贴是9月的新人报到,原因是XXXC自那时起要报到后才有发帖权限。

首先必须说明的是,在谈到汉化和移植的时候是万万不可讨论“法律”的

事实上,关于汉化的权益尚有一争(镜子在绯月的帖子的回复中有很多值得参考的内容), 而移植在国内真要谈起法来基本是没的跑的。

这方面国内其实应该向日本方面学习,他们都是提供移植工具让玩家自己动手的,类似于汉化组只提供补丁不提供本体。尽管我仍然不确信这样是否安全。 然而国内这么做的确实极少。

假如在某条准绳下俩东西都差不多,那么要么是俩东西真的差不多,要么是准绳选择的不大合适。实际上目前状况是后者。

不经授权的移植,如果放到新番区就是封别人的字幕二压,放到轻小说区就是不授权转载轻小说翻译,放到网盘区就是盗链党了。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样做都不是合情理的。在这种情况下非要和别人讨论法律,实际上和争不过别人就耍流氓性质差不太多——如果有更好的选择,自然没有必要选择法律这条准绳了。

所以其实关键不在于合法性,而在于合理性。 死吻事件的关键在于C组明确说明拒绝移植,然而A组仍然移植并公开了。

但问题其实就在这里。A组并不认为自己公开了,而C组不以为然。 争执都是从这里开始的。


A组情况概述

我加入A组是在2011年3月,在那之前有公开的移植作品。 当时是因为A组有人移植了初音的一款同人游戏,我发现了一些bug就发了邮件,然后被H邀请加入。

我注意到A组其实更早些,毕竟当时很多人用的是A组中natdon君修改的支持GBK的ONS. 我在被邀请之前之所以没有主动要求加入,一方面是从 H 发布的文章中感到他过于有表现欲,另一方面只是我看到进组的三个条件略发怵,单纯因为我很懒很随意,而这听起来(时间规定上)太正式,虽然进去后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1、尊重开源精神,重视版权意识,任何公开发布的作品,必须取得相对应的授权。同时尊重组内组外一切作品!
2、每周六晚9点到10点为研讨时间,请尽可能参与研讨中,分享你所懂得知识,并虚心聆听别人的经验。记住,只有分享才有进步。
3、任何申请进群者,必须为了解Galgame人群,并确认已经掌握最基本的ONS常识。

移植组的成员很复杂。我认为这是后面事件的一个主要原因。 即使加上了上面的几个要求,组内真正干活的人还是远没有打酱油的人多。 每次周六的讨论,实际上讨论移植的并不多。全组几十号人,移植者并不占多数。 据说现在组内也差不多如此,H在对C组宣战时宣称的百名开发者,实际上当然是算上酱油人数的。

H的情况

谈论这次事件,不得不谈的核心人物是H. 不得不说,他的性格和办事风格确实使得整个事件变得复杂化了。

H的特点是热情,按他自己的昵称就是QB, 我个人认为这个昵称取的非常合适。 但是这种热情实际上并不总是招人待见,尤其是对那些喜欢清净的人来说,有时会被当作是一种骚扰。

H对内也比较宽容随意,否则现在A组内也不会有那么多人的支持。 但这也就导致组内对外声音很嘈杂,大家都觉得可以随便说; 更考虑到组内有一定数量的非成年人(不是指生理年龄),这就很容易导致说错话的情况发生。 实际上我一直觉得攻击力最强的往往是队友……

H的对外我就不提了,这次的事件本身就在于双方的误解,但我认为H并没有曾使得误解朝好的方向发展过,尽管这的确不是他单方面可以做好的。

另外,H的话从有些意义上讲并不那么靠谱,有时的话会夸大,有时很有表现欲,总的来说言行一致性较差。 比如说他说“正在联络”的事情其实很难说是不是真的在联络。H还有一次某个晚上突然说要建立英化组并且二话不说就发了博文招人,结果在我指出老外战斗力比咱强多了之后当晚就取消了(所以估计没多少人知道这事情)。

H对外发布公告时喜欢带着一堆头衔说话,我个人更愿意猜测这是在壮胆,但很显然这又是一个非常不受外人待见的属性。 事实上,C组很多人以此认定H创建A组是以出名为目的的。

总的来说,这些都不是招技术宅喜爱的属性。 因此很多人并不喜欢他。在我离开后,有移植者问我“你似乎很信任H?”,我的回复是:

信任H?怎么说呢,你知道,我选择退出了ACGF的,尽管我在关注。

对我私人而言,我对H最大的意见莫过于我在组里的时候,有人问Fate移植版的问题,H总是回答该游戏不是移植组作品不负责云云……就算这是我没进组时的作品,顺便叫我一下不好么……

当然,因为我从来没有直接向H抱怨过此事,因此这是我的错误。这只是我的私人问题。 H本身对我很关切,像上面说的那样,H对内是很宽容的。

总的来说,对H个人的评价各方面褒贬不一。 我个人觉得XXXC上的这个帖子的评价很到位。

对于你,我还是有一些好感的,但是你的一些做法真的需要改改。


缘起,怨起

前面废话说了很多,现在说明下A组和C组到底是怎么结下梁子的。

最初的祸根

最初的祸根是内幕,我的意思是说,它并没有直接导致A组和C组的争执,但它才是祸根。

缘起自2011年4月,zcdyz君想要移植死吻,H向C组请求授权失败。 这个时候,H选择建立临时讨论组进行讨论。下面的奋斗是H.

2011-4-11 22:00:26 奋斗
我简单说说情况,昨天组内的一名成员向我提起
说已经研究出了死神之吻乃离别之味的移植ONS方法
于是这位组员希望我能帮他拿到死神之吻的授权移植
我昨晚接触到了那个汉化组,并且跟他们组谈了2个小时左右,但最终还是失败了
(与 星野 夢美 的聊天记录,略)
这里是所有的对话过程,大家请看
2011-4-11 22:05:10 X
真不知他们是怎么想的
2011-4-11 22:05:19 Y
移植不是也能增加他们汉化组的名气?真是不能理解
2011-4-11 22:05:01 Skydark
(翻译比较担心自己的汉化成果?)
2011-4-11 22:06:00 Z
...貌似商量的时候没有给他说“移植的时候不会改变原有的汉化成员名单”之类的事情啊
2011-4-11 22:06:25 奋斗
已经说明了即使不出现研究组也没关系,也就是只以他们汉化组的名义发布,也不行
2011-4-11 22:06:26 Skydark
(在澄空见过有翻译担心被盗用然后监督出来求加密的……)
2011-4-11 22:08:41 奋斗
然后就是询问各位的意见,因为这个引擎我们大家都没弄过,我实在不想放弃这个机会,因此我想各位能否一同研究一下
2011-4-11 22:09:28 奋斗
本来我想说,内部搞,不发布也好,但是想想其实可能性不大,资源总有流出去的时候,所以我宁可跟大家坦白点说,如果移植的话,大家怎么看?
(与 zcdyz 的聊天记录,略)
2011-4-11 22:10:10 Skydark
(如果已有成品,比如日文版的,倒是可以给他们看一下截图,然后重申下对他们汉化成果的尊重,以及纯粹推广用意?)
2011-4-11 22:12:45 奋斗
我个人认为,从剧本上来说,我个人评分不会超过80,但是从引擎上来说,了解多一个引擎,不会是坏事
……
2011-4-11 22:17:33 奋斗
是的,我也认为可以内部研究
但是,如果研究成果出来了,我们大家应该都不可能保证这个东西会不会流出去
2011-4-11 22:17:14 Skydark
(我刚学NS的时候试手用的是鸑鷟橘子传,也是没敢发……)
2011-4-11 22:18:07 Z
资源流出是不可抗的因素造成的....
2011-4-11 22:18:09 奋斗
应该说,根据动漫界的规律,这个似乎是必然的
与其流出去之后,我们被人责问
还不如我们考虑一个更好的方案
……
2011-4-11 22:20:13 奋斗
我提供几个方案给大家看看:
1、寻找第三方发布
2、成品完成以后,我们直接交给汉化组,由他们决定发布与否,这样万一流出,我们也可以推到汉化组身上
2011-4-11 22:20:31 X
做汉化的人自己有授权吗?
2011-4-11 22:20:36 奋斗
当然没有获得日本的授权
问题是我们使用了日文文本
2011-4-11 22:20:53 Z
但是汉化文本已经属于他们的东西了
2011-4-11 22:21:08 奋斗
3、把日语版移植先做出来,然后让群众逼汉化组放文本
2011-4-11 22:21:25 X
这个可行
2011-4-11 22:21:37 Z
+1
2011-4-11 22:21:44 奋斗
我是想尽可能避免与汉化组产生冲突
2011-4-11 22:21:03 Skydark
(移植出日语版也稍有点……怎么说呢,还是有冲突的意思)
(日本那边移植fate的时候为了规避正版,都是要求在原游戏基础上自行拆包然后用脚本生成器生成的,仙剑SDL版则是只提供程序不提供数据包的方式,不过老实说,真用这类做法,和汉化组结下梁子是肯定的了,最好不要这么做……)
2011-4-11 22:21:58 奋斗
3个方案,大家投个票吧,可以弃权
2011-4-11 22:22:09 X
这貌似也没什么冲突吧
2011-4-11 22:22:20 奋斗
1、寻找第三方发布
2、成品完成以后,我们直接交给汉化组,由他们决定发布与否,这样万一流出,我们也可以推到汉化组身上
3、把日语版移植先做出来,然后让群众逼汉化组放文本
2011-4-11 22:22:42 Y
群众会去逼汉化组吗?
…… 2011-4-11 22:22:46 奋斗
放心,群众不一定要逼,那时是我去逼
……
2011-4-11 22:22:59 奋斗
我会代表群众再去谈判
……
2011-4-11 22:22:40 Skydark
(弃权票,但是我支持纯研究向作业,尽管基本还是围观用意就是了XD)
……
2011-4-11 22:24:30 X
如果,真的发布了日文版
玩家都会玩吗?
2011-4-11 22:24:49 奋斗
我会把PC中文版的地址也放在发布贴上
……
2011-4-11 22:25:10 奋斗
这样就能迫使看到的人知道有中文版
……
2011-4-11 22:25:27 奋斗
如此,肯定有人会跟帖问,为什么不作出中文版
……
2011-4-11 22:26:33 奋斗
那就决定下来了,先做出日语版,再考虑之后的事情,这样也好,这样就能在群内公开这个研究计划

从这段记录中可以看到H的矛盾之处。一方面以研究为优先,一方面又有极强的表现欲(我想这样解释应该是合适的),不惜与汉化组结梁子来发布作品。 单从这个角度来说,H的表现非常吻合C组对其所认定的形象。

但这是段内部讨论的记录,其讨论结果是“先做出日语版,再考虑之后的事情”。 从后面的表现来看,H并没有去按照这里的提议去做。 这件事件的关键意义在于在组员心中埋下了“要么悄悄公开吧”的选项。 这对于组员观点差距明显的A组而言是很危险的——实际上,当时选择最多的是3.

另外这段讨论里也提到了各个组员对授权问题的不同看法。 有很看重授权的,也有觉得在日版游戏面前根本谈不上授权只是面子问题的。 这里不需要争执对错(我个人的观点之前已经表述过),关键在于组内有相差很大的观点,并且一直没有形成统一意见。 就我个人观察,移植者大多持前种观点,分流组及其他人员一般持后者观点,而前者人数显然不占优势。 至于后来的ACGF组的成分就更加复杂——移植者的增长速度永远不可能比群本身的速度快,更何况ACGF组不仅是移植组,有时各组内人员彼此都不熟悉。 所以这种意见分歧直接导致了事件发生需要对外解释的时候,队友成为了最大的妨碍。

直到这时,A组和C组其实一直相安无事。

另附:熟悉我的人知道,依我的性格,我的弃权和反对票差不多。实际上三个选项没有一个能选的——第二个的问题主要在后半段话上。这三个选项指向性太强。

第一次摩擦:结怨

很多时候梁子都是不经意间因为某个小事情结下的,这次也不例外。 说实在的,A组和C组的梁子其实是一场误会引起的。

2011-6-11 18:35:49 某H
全体android galgame研究组成员注意
2011-6-11 18:36:14 某H
我想知道
2011-6-11 18:36:30 某H
http://bbs.9gal.com/read.php?tid=263604
2011-6-11 18:36:33 某H
这个是谁做的!
2011-6-11 18:36:37 某H
不是研究组对吧?

这个苍雪(绯月)的帖子已经被删除了。遗憾的是现在我也找不到截图了。 这里需要更多证据

如果我的记性没犯错的话,这个帖子及其引发的误解的产生可以简单概括为:

  1. H以前(4月)曾经向冥月汉化组组长镜子请求过移植授权,被拒绝了;
  2. 时隔数月,一个PSP移植者再次向镜子请求授权,两天发了5条PM,引发了镜子的不满;
  3. 镜子在绯月发帖抱怨,语气不佳——不然就不叫抱怨了,虽然从自己的角度看有时可能会认为在调侃;
  4. 抱怨贴中误以为那个PSP移植者是从A组中出来的,因此矛头也指向了A组。

显然平白无故挨了一箭谁都会不爽,H选择了抗议,并PM给了镜子。 原短信内容在XXXC月刊第二期P28可以找到。

不幸的是,如上所说,H的风格有时很容易招人反感。 我们组员当时自然不知道H的短信内容,但现在来看,H的话的确不招人待见——还是这么说,H说话喜欢带上一堆称谓,对其他人来看这就是试图用身份压人的表现,更何况那身份别人还不怎么在乎。

镜子随后更改了帖子,并发了道歉贴。 因为对H的风格不以为然,道歉贴也的确很没诚意。 从聊天记录来看,当时修改的帖子的内容估计是“发短信的移植者不一定是A组成员”这种类型的。 这里需要更多证据

2011-6-11 18:48:15 某H
我已经写了抗议的短信PM他了
2011-6-11 18:57:26 X
改成这样 就有点过分了
2011-6-11 18:59:07 Skydark
(个人感觉,这只是说明还是没有对H放下防备而已。从回复看,他对H态度还是挺好的。当然也可能是H解释的时候愤怒的感情比较重,没有突出毫无关联这点来。当然,我希望确实是毫无关联)
2011-6-11 18:59:28 X
删掉就删掉
用什么 不一定
这神马态度
2011-6-11 19:00:56 某H
TMD,我第一次那么来气!
2011-6-11 19:01:12 Skydark
(因为上次H也是比较积极,所以印象分降下来罢了。很多人是不喜欢被别人打扰的,我也是。)
(然后这次这人更积极,一旦误会双重叠加非常麻烦,现在重点是解释清楚确实无关)

随后H公开发表了一篇回复。 聊天记录里保存了草稿,实际发出的内容有出入—— 至少从之后的聊天记录可以看到,还有一段以“这不是威胁”打头的文字。 如果我的记忆无误,那段文字的大意是“如果再这样下去,移植这类的事情就没人愿意做了”。 这里需要更多证据

2011-6-11 19:43:23 某H(707168973)
可能自古以来,移植界和汉化界的交集都不算多,虽然同为GALGAME做事,但是却没什么往来。
可能自古以来,移植界就不太出名,因为汉化组的朋友必定更加辛苦。移植也不过是“搬运”到另一个平台罢了。
是啊,我想无论问哪边,都有不同的答案。那么就让我这个同时创立了android galgame研究组和风铃汉化组的人来说说吧。
我在网络上使用的ID只有两种:huoyanyan、okhuoyanyan(后者只有在前者无法注册的情况下,才使用),所有对别的组织的联系工作,全部是我一个人联系的,使用的ID也只有这个。
最近研究组遭受到的质疑在不断增加,可能是因为作为组长的我坚持保证每个汉化游戏都必须取得授权,因此研究组向各个汉化组取得了联系,并一一索取移植的授权。当然途中会有一些小冲突,但是研究组都尽可能地低姿态去承受。这点,可能引起了某些巨巨的不满吧?但是也请理解研究组的工作,那也是为了尊重每个组织所做的努力。
这里,我解释一下为何会这样锲而不舍地,或者是某些巨巨口中所说,”热情过度“地进行要授权。
1、研究组是一个研究环境,作为组长的我,希望尽可能营造一个可以专心研究移植的地方,因此一些外围的东西,一般都是由我和副组长两位共同提供和营造的。
2、我,也就是Huoyanyan,主要负责对外,包括承受外界的压力,对外言论的发表,以及跟其他组织接触。
3、副组长,Backchaos,主要负责对内,维护组内稳定,解决组内矛盾,提供必要的工具,并在必要的时候协助我的工作。
别问我为什么有这样的热情,除非你们一辈子不想玩到汉化或者移植。汉化和移植我认为,在本质上都是一种对GAL的爱才出现的产物。质疑移植,也就是在质疑汉化。因为在本质上那是一样的存在。

当时组员的反应:

2011-6-11 19:53:42 Skydark
(这事真和你没关系,是另一个人赶的不凑巧,然后这位也比较多疑罢了)
2011-6-11 19:53:49 某H
。。。我想说的是。。。我看了那么久。。。我觉得那个PM的人真的很有礼貌啊……
2011-6-11 19:53:58 X
SKY大大 你还是认为这只是一个巧合?
2011-6-11 19:53:59 某H
都是您啊,大大啊,请之类的……
TMD,这算什么啊……
2011-6-11 19:54:15 X
或者说您想把它弄成一个巧合?
看到“不一定”那三个字 我就蛋疼了
这明摆就是找抽
2011-6-11 19:54:47 Skydark
(要是有人在非交互状态下两天给我发5条,我心情也不爽,只不过我不是那种不爽就要发帖解气那种人罢了)
(这种帖子见太多了,更何况我又不是没当过被告当事人,无非是一时嘴快,最后还是得再找台阶下来)
2011-6-11 19:56:33 X
[图片]难道找您要授权 您不觉得是在给您长脸 倍有面子么
有什么好不爽的?
2011-6-11 19:58:43 Skydark
(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被别人找的,比如demonophobia吧就不喜欢被宣传。当然和这次事件无关。假如大家都是开放的心态,很多事都好办,但是现实不是如此。)
2011-6-11 20:00:47 Skydark
(1.我还是比较像吐槽“自古以来”……
2.我觉得“这不是威胁”这段……好吧,你看那人的帖子的感受,也许就是那人看你帖子的感受……)
2011-6-11 20:45:55 某H
一开始要求授权,是为了尊重汉化的劳动
2011-6-11 20:46:05 X
授权什么的 都是给他面子
面子都是互相给的嘛
2011-6-11 20:46:18 某H
我们尊重他们
他们却给我晒下限
2011-6-11 20:46:30 X
他们也要尊重我们啊

顺提这里的X是位性格很直率的组员。 之前提到过,他的态度也代表了组里部分人的一种态度。 而对于现在的ACGF,这“部分人”可能已经占了多数。

不幸的是,H的这次回复似乎并没有解释清楚什么。或者说,并没有产生解释清楚的效果。 在我的记忆中,这次回复后有C组成员认为这篇回复过于官腔(同感,“自古以来”和“代表”是很容易吸引吐槽的), 或者用另一种更直白说法就是显得“自大”或“装X”。 所以实际上从这次事件后,C组就将H视为了类似大湿或收编帝等的存在,并经常性地进行调侃,有些称作调侃也许并不合适,在H此次宣战的材料中有所收集(注意不要扩大时间范围),有些的确是极不恰当的人身攻击,但是因为已将H定性为“装X”,因此C组对此类言论普遍给予容忍,这是不恰当的。 在XXXC论坛上以HYY为关键字在相应时间段的帖子中可以找到。

总的来说,以我个人的观点来看,那次的摩擦是一次误解,双方都有问题。 原本并不是什么大事件,但由于双方性格极度不合拍,导致彼此间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这就埋下了祸根。

第二次摩擦:冲突

如上所说,XXXC对H一直是用一种娱乐的态度来面对。 一方将对方当笑话,另一方将对方当下限。 这虽然不是很愉快的事情,但终归也没有形成正面冲突。 真正使双方扯下面皮的是在七月末的时候。 祸因正是四月就埋下的死吻移植。

我能找到的最早的死吻移植发布信息在这里:

2011-6-12 13:23:33 zcdyz
死神の接吻は別離の味(死神之吻乃离别之味) 内测低调发布。。。
http://zhang3693699.blog.163.com/blog/static/29856020201151203941796/

非常巧的(指并非预谋的),就内测发布在那次摩擦事件的第二天。 当然在这个时间点之前群内也有各种版本的交流,这里的“最早”指暴露在群外。 这个发布文现在已经被删除。

这篇博文发表在很少被注意到的私人博客上,并且脚本设定了密码。 密码在我所了解的范围内,的确没有泄露出去。

作出发布在私人博客上这个决策,我想和之前临时讨论组中的讨论有关。 但无论如何,在这个时间点,以整个组为单位,A组没有试图进行扩散。 强调“以整个组为单位”是因为之前提到过的原因——H无法保证所有组员意见一致。 但这里重点在于,A组的确没有扩散或如之前讨论般要挟的意图。 事实上的确有偶然发现那里并要求密码的人,但是在我的记忆中,H是断然拒绝了的。 这里需要更多证据

在今年2月ACGFuture的一个帖子里,移植者zcdyz君(他应该正在高三)在回复中提到了他对这个事件,以及移植本身的看法:

……作为"死吻"的始作俑者(那是我在博客草率透露引起的。。。虽然我没有散发,但的确造成了不好的影响),我看到“汉化”与“移植”矛盾只有痛心和无奈,我不知道为什么……
……但我仍然没有改变最初的目的我移植是为了自己玩,有他人移植皆大欢喜,没人移植自己动手 = =!
但同时我也想让更多的人接触到这些游戏(或许有种布道者的心情吧),我会去要授权,有授权就发布给更多的人享用,没授权就当我自娱自乐 - -!……

另外强调,请注意区分移植者和移植组。


不幸的是,C组最终发现了这个发布贴。 于是在澄空等论坛出现了标题为 “无断移植,难道所有的汉化作品非得For Android”等的帖子。

……今年开始,某个Android移植组打着传道的旗号,开始大肆移植以汉化的作品到其他平台。不管授权与否,都大肆移植,同时触手伸向其他各个领域……

这个说法是有夸大之嫌的。 事实上,在我印象中,当时公开发表的移植作品, 除了221留下的东西之外,由组员自己负责的,应是均获得授权了的。 这里需要更多证据

但无论如何,在对方明确拒绝过的前提下,即便是发布在私人博客并加密码,这仍然让人觉得有挑衅的意味。 上面曾经说过,放出移植在博客上这个决定可能原先还真的是有挑衅意味的。 然而在真的放出后,似乎也没有人真的想去这么做了。 正如之前强调过的一样,我认为人的性格虽难以改变,但观点确实是可能变化的。 尽管这里可能并非是观点的变化,但是没有放出和扩散真正可用的版本应是事实。 这里需要更多证据

无论如何,在对方明确拒绝过的前提下作出这样的选择,有口难辨其实并不奇怪。 H的解释也并不让人满意,其言论似乎并没有搞明白对方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反而让人认为“HYY=很优越”。

而在这时,又有A组支持者(或“中立者”)冒出来谈法律。如上所提,这种观点在这种场合实际上是忌讳。 最终后果自然不欢而散,双方互相认定对方为下限。

附带这里要解释一下:

  1. 有些A组组员并不在澄空,因此产生了大量疑似马甲的临时注册ID出现。但实际上它们不是马甲,因为根本没有对应的主号。然而造成的效果显然是使得C组及支持者认为A组没人敢正面应对。
  2. 澄空的帖子,轩辕大在58楼发帖说:

……他们是先做好了以后,再问同意不同意授权......也就是说他们已经先硬来了,管你同意不同意。

首先,从之前提到的资料来看,询问授权的时候移植并没有做好。
另外,以我个人的观点来看,在确保能做之后再去申请授权更靠谱一些。

ACGF计划

自双方互相视为下限后,基本就变成了两边平行各做各的的状态。

其间发生了H的Blog被举报。H在举证贴中认为是C组成员所为,我认为证据不足。 事实上,那些帖子只能说明C组成员在见到H的Blog被封后很开心,但无法说明C组有人参与。 XXXC这个帖子的42楼拓海大表示此事正在进行调查。

然后H提出了ACGF计划。我是在去年8月退出A组的,刚好在提出计划后不久。 理由上,一方面打算安心学术(很不幸的,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面对), 一方面H也的确没有令我信服的留下我的理由,而让我离开的理由却随手都是。

H一开始提出ACGF计划时其实我是认可的。H一开始所透露的想法是希望将重心逐渐扭转到对国产GAL的支持上,那移植组和声优组显然都可以为国产GAL的制作提供支持。 这是一条合法且有益的商业途径——虽然目前实际能看到的最大成果是实现了一个不合法内容的论坛(非贬义,含18X的GAL论坛大家都懂的)。

H当时在大张旗鼓的整合ACGF,谈的理想的确很诱人(尽管“你知道,我选择退出了ACGF的”)。 只可惜,A组向ACGF发展的过程中有很多问题:

  1. 假如这个想法是由一个同人界著名大腕(或著名公车)领衔的话,无论如何都是好事。只可惜H不是那么一个领衔人物。与C组关系搞僵就注定这件事情很难搞清楚。H在认定C组为下限后就不再试图解释,这实际上令情况变得更糟,因为汉化组已经普遍接受A组的行为是下限的这种看法。这段时间里,汉化组发布汉化补丁时标注“谢绝移植”的越来越多。后来也有移植者选择自行联系解决问题的,他们甚至特别强调以个人名义发布,并拒绝再度演绎。XXXC的杂志其实说的很对:大家并不拒绝移植,只是拒绝A组。当然,在这些事件之后,大家对移植的态度也越来越保守,尽管仍然有合作的案例。

  2. 研究组转型缓慢。

    我离开A组最后做的事情就是雪之本境和雾之本境(DEMO版)的移植, 因为H说过SP-time联系过他寻求合作,这次合作实际上是H执行ACGF计划的契机。 我将脚本遗留给了H,并且说明需要时会提供支持。 (当然,我离开时提醒过,ONS商业化是有难度的,虽然日本似乎已有实例,开发自己的引擎才是当务之急——呃,当时是有PGM这个希望的)

    后来我看到雾本贴吧里开始了移植。 我发帖试探H这边的合作情况,被SP-time断然否决,但我问H时H对我说仍然在和SP-time谈——此时其实已经谈了数个月了,H直接跟我说合作失败并不会让我觉得太沮丧,但是我认为他仍然在尝试无意义地敷衍我。 最终我在XXXC看到雾本的广告,私下里觉得事情基本上是吹了。

    抛开雾本一事不谈,ACGF之后与国产游戏联合的事情我还记得叙事曲和星月夜,但是似乎并无研究组参与。有消息说星月夜可能是ACGF直属,而叙事曲也与ACGF有特殊内在关系,但这其实更加说明没有单独的制作组愿与ACGF联合这个现状。

    无论怎样,大家能看到的研究组之后的进展几乎都在移植日本GAL上,并且很大一部分还是18X.此次汉化组联名反对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ACGF在商业化的同时还有18X移植的组织存在。简单地说,如果将二者完全分离,汉化组在这方面的顾虑就不会太多。

    但我注意到很多组员根本不清楚汉化组担心的是什么,很多组员根本不明白“完全分离”是什么。简单地说,如果我是汉化组,我看到你们的说辞,我也会选择明哲保身。实际上我现在都有这种想法了。也就是说,你们连自以为知道你们最初的理想的我都说服不了。我觉得我之前太天真,你们现在已经做不到完全分离了。而且可能你们也并不打算分离了。

  3. 在自身发展上,ACGF不容易留住人。

    实际上,H一开始所希望的是将ACGF建立成一个综合门户。 然而直到现在为止,也只是成立了一个论坛。 H希望ACGF向多元化发展,然而实际上,就算ACGF一直说明自己不是移植站,但是去的群众基本还都是冲着移植去的。 像我之前所说的那样,甚至讨论被移植的游戏剧情的人都不多。移植贴也都被加了权限,移植者冰枫也发表过很大的意见。毕竟,大多数移植者是希望更多人玩到才移植的。虽然理解论坛需要发展,但是创建更多的内容去留人比权限留人要有价值的多。

  4. H的对外宣传策略。

    当然,我以最大的善意希望真的只是宣传策略的问题

    H一直以来并不重视对外强调ACGF的计划核心在原创上,反而强调商业化的更多一些。 这也难怪,因为事实上,ACGF移植的成品远超过原创的作品。

    现在ACGF旗下的两大主力移植组汉化组目前实际上都是不适宜商业化的部分,却与其他部门混杂在一起。 在外人眼中,他们只能看到ACGF是一个在搞移植和汉化的商业化组织,自然会以为ACGF是一个正在或者试图以移植和汉化盈利的组织。 在国内的大环境下,谈及ACG的商业化总给人危险的气息,因为很有可能会害死整个圈子。 在不明确解释清楚的前提下,这等于是顺手拉了一堆仇恨——更何况,实际上他们现在的确在拉着一个谈论18X的坛子意图搞商业化。 所以若是试图以非法的日本GAL移植来吸引人为商业化奠基的话,那是犯了中文GAL界的大忌。 就算真的要转向原创,和目前正在做的18X部分哪怕有一点点关联也是同样危险的。 这在已经宣传商业化的情况下,等于要推到重来。 简单地说,在你们的原创品牌还没打响(至少还没移植般出名,虽然是各种意义上)时就提商业化,未免操之过急

    赢利点应该在更踏实的基础上,在成熟之后考虑。

  5. 我们可以注意到,一些移植者已经开始特意在发布页面上注明不得以各种方式盈利了。 这部分请参考H的留言中的第9条

    以前也有移植者询问我,“允许他拿着你的东西赚钱?”。当时我的回答是:

    允许。前提是:

    1. 把相关版权问题解决好;
    2. “凭借广告等方式间接获利”,也就是说不因赢利而阻碍传播,毕竟我移植是为了与更多人分享快乐,如果能因此让更多人玩到我没意见。

    不幸的是,虽然H有一定的脉络,但第一个还是难度过大了点。

    当然,如果真能弄好第一个,我这边不会设立什么其他阻碍。我的移植目的已经说过了,所以无所谓钱的问题。我目前经济上暂时没有压力,清净点反而是好事。

    你对这个比较有意见?我一直觉得,ACGF应该多思考与国内制作者合作及打好关系(汉化事件处理的很糟,in my opinion),而不是抱着那些老的版权问题难以解决的东西复刻下去。赢利点应该在更踏实的基础上,在成熟之后考虑。

    呃,我坦白,这段话和“不允许他拿着我的东西赚钱”虽然性质上有所区别,结论上其实差不多。

所以事实上,ACGF计划执行的很缓慢,尽管按H的说法这在预期之中。

A组内也逐渐有很多人对现状产生了不安和不满。 这个匿名帖子是很好的例子,里面有很多值得一看的内容。 其中提到H曾经在某时做过一个决定,说之后的移植不再考虑授权了。 这是一个让我愤怒的决定,实际上我认为,当你作为组长认为授权太疲乏难办的时候,正确的做法不是不去管它,而是下放给组员自己解决。 组长的态度应该是要求组员严格遵守规定,而不是像之前那样再让危险的看法在组中蔓延。这部分可参考 H 的留言中的第10条

幸好事实证明,很多移植者是尊重授权的。之后的以个人身份移植的游戏,除了MO情况特殊,应是全都取得授权了的。

第三次摩擦:决裂

不幸的是,在今年的妇女节,Andmoe的分流贴被镜子大看到了。

我离开组后很多事情并不清楚,但从我之前了解到的情况来看,Andmoe应该是已退出A组,并且退出有相当一段时间了。 这里需要更多证据

这个分流贴是否如同H所说,脚本被加密了,似乎已经难以验证了。 但我认同H的说法,即这不是以组为单位或被指使的有意流出的——尽管Andmoe这个帖子发布日期在2011年7月。

镜子在绯月的发帖的帖子可以看出,这次误事的又是队友,或者不是队友胜似队友。 那个公布移植包的贴吧发帖下面喊糟糕的除了镜子大,全是移植者。

但是这个时候,镜子已经忍无可忍了。这是最正常的反应,毕竟在镜子大看来,这是再三下限了。

于是又是一场大争执。问题就在这里,这个时候又有人拿法律出来了。上面早就提过,这是忌讳。 因此整个讨论变得毫无意义。事实上,除了绯月镜子大的帖子及回复,还有A组沙耶的帖子,我基本懒得再去爬楼了。 因为真的没人愿听你解释了,而你不彻底解释清楚来龙去脉,怕是没人信你的道歉的。

于是最终H直接选择对仗了。老实说,刚听到消息我觉得他疯了。 顺提,H的宣战宣言恰好是C组认为最“装X”的类型。

好处在于,这次H终于决定要把自己这边解释清楚了。这可能是挽救的最后一次机会了。我个人认为,这种摆上台面自我澄清的事情早就该做了,虽然不该以这种形式。

到目前为止,ACGF单方面似乎有试图共识的倾向。 但显然汉化组不会轻易买帐(单方面宣战然后单方面表示和解很蛋疼的),影响恐怕还是很久都不会消失的。


Update: 恭喜,已经有神队友对镜子说“双方已达成共识”了……BGM38

移植者几乎没有人参与论战。

Latest:

【联合声明】对于ACGFuture论坛的“Android Galgame 研究组”无视汉化组授权的移植行为的声明

首先,基本接近尾声了。

然后,还是得说一下。 这里头掌家的这段QQ记录中所说的“做了分钱”一段, 应是指帮助雪本和雾本移植一事。 这是ACGF试图商业化的第一步。

上面曾经说过,雪本我去做了。我的想法是钱这事别拿来烦我,我就是想帮帮SP-time. 说实在的,我一度想绕过ACGF直接提供给SP-time. 因为我的想法就是移植了,等像鸑鷟那样彻底市面上找不到了再免费推广用。

不过就我所知这事没成,所以这里最终肯定跟钱是没有关系的。

2011-5-28 21:08:08 某H
然后进入第二个议程,就是关于sp-time项目的支持,可能各位都不太清楚这个项目,我先介绍一下sp-time:http://baike.baidu.com/view/5093158.htm
……
2011-5-28 21:08:40 某H
这个月上旬,sp-time的一位成员与研究组接触,希望我们研究组能为即将完成的雾之本境进行android的专项移植。
……
2011-5-28 21:08:53 某H
鉴于雾之本境是商业化性质的GAL,因此这次移植也是付费进行的。
……
2011-5-28 21:11:54 某H
以上,是我与backchaos达成的4项共识
2011-5-28 21:09:34 Skydark
(1-4完整的一次性发出来一下,比较清楚)
2011-5-28 21:12:59 backchaos
1、研究组的发展是基于开源准则运行的,以前或者以后,都不应该与商业化挂钩,并尽可能保持公开,共享,尊重等氛围继续下去。
2、但是促进国内原创GAL发展也是相当重要的环节。虽然目前的GAL移植主要还是建立在日本的游戏中,但是在不久后的未来,国内民间的GAL团体会不断增加,这点趋势是可以预料的。
3、民间GAL商业化移植,不论是国外还是国内,都没有先例。我们没有可以借鉴的例子。但是这不正代表我们正在为这个行业竖起规则么?
4、关于研究经费:研究经费,将由组长进行谈判并协商好。获得的经费100%分发到移植项目中。组长不收取任何费用。
……
2011-5-28 21:12:51 某H
研究经费:是指GAL开发团队支付给本次专项移植所需要的费用

2011-5-28 21:19:09 Skydark
(其实我个人倾向于当PC版游戏已经下市后,发布移植版为原制作组推广旧作,比如鸑鷟现在已经买不到了的这种)

2011-5-28 21:43:32 Skydark
(如果我喜欢这个游戏,我是愿意免费给他们做成ONS版的,怎么用交给他们,但是我害怕时限,也害怕商业利益带来的硬性需求,也就是说,纯爱和纯技术部分没问题,其他部分我只能站在外头了,橘子传我就是自留了)

2011-5-28 22:16:05 Skydark
(报酬请先别谈,我说过几次我的态度了)

2011-5-28 22:18:31 Skydark
(我只对技术有兴趣,而且局限在兴趣上,毕竟我本行和图形界面其实是没啥关系的,所以其他部分我不想考虑,毕竟我们有补助,比起资金时间才是更敏感的,现在还没空玩雪之本境,我至少要过一遍确定是不是个好游戏,尽管就目前解开的样子来看比较有信心)


最后的最后

矛盾的核心从移植向ACGF商业化移动。

不知道别人能否接受,但恕我直言,你们现在的解释我个人很失望。

我只能说,也许组内有些娃娃或成年人,可以被你们口中美妙的理想或大饼所打动。 但如果你们真的想说服组外的人,请不要试图只用激昂的言语打动别人,请拿行动证明,否则只会让人觉得你们比什么都不说的时候还不靠谱。 借 Linus 的一句名言,Talk is cheap. Show me the code.

尤其是,不要在言语中混进去虚假或夸大的部分,或者试图用它来遮掩什么。 你要知道,在一锅被你形容的很美味的汤里的一粒老鼠屎,会比原先更有杀伤力。

——虽然在我原先的想法里这贴就没想让太多人看到(发邮件时忘记提醒冰枫这里是纯私人领域了,原本我只想得到几个移植者的意见),我原本是可以更毫无顾虑的说话的。


尚未完成,可能因为心情问题再也不会完成。

反思:为何移植?

移植的初衷与价值


结语

  1. 这次事件由误会造成,由误会加深(虽然最终决裂不见得是误会)。人与人的沟通永远是个难题。
  2. A组的问题在于,对内没有尽早统一意见,对外交涉时难以说到对方最关注的点上。H的发言过于浮夸和自耀,立场摇摆不定,容易引起他人不满。组内成员成分混杂,很多有发言权的人圈子狭小,对很多事情一知半解。
  3. C组的问题在于,首先将对手打上下限标签,因此部分内容显夸大,还有部分消息未经明确和考究即视为证据传播。XXXC论坛因长期有讽刺风格发言,因此对一些攻击性内容过于宽容。
  4. A组商业化和合法化进程应并重,现状是世人对前者的知情度远超后者。 事实上,在合法化完成之前不应该谈商业化。但我担心已经迟了

补:galgame吧看到psi巨36楼和96楼的回复

原来狐狸那群人是被形象进去的,风月是被形象进去的,xx鸟是去做形象工程的,前几天那些腐女也都是去当模特了。

没错可能总体下来概率是不大,但是哪怕有一点危险咱都不能让咱这些他妈的无私奉献去日点文本屁好处拿不到的弟兄们担。

你们期待还能玩到汉化作品。我们只期待我们还能安稳过完一辈子。

弟兄,体谅点行不,手动咸湿哭。


后补:

在这件事情过去很久后,很多细节随着时间流逝开始走样。 比如这个百度知道回答,就让我感到一种“所有黑锅都让ACGF背”的感觉,比如把妹乃萌组解散也划到ACGF的问题上了,这很不好。 之前还有一次,某人在acgfuture吧发帖要自己“汉化”并移植纯白交响曲,结果当场揭露盗用汉化文本,也一度被认为是ACGF相关。 这个虽然可以理解(毕竟直接发到吧里去了,而且该人就去那里,算是ACGF躺着中枪了……),但还是很不好。

有关商业化的危险度,最麻烦的是它是个定时炸弹。 对于有关的人来说,无论风险如何(如评论所言,我认为赤印的影响比此事件更值得注意一些,毕竟 H 一般是声音更大一点,动的更早但是完成不见得早,抱歉这是我的个人印象……),有规避的想法是很正常的,警惕性更高也是正常的。 其实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是人之常情,有关潜在危险的评价也好,有关移动平台的价值也好。 毕竟我也是在成为 Linuxer 后才关心可移植性的。 不过对于授权这件事情,我的观点一直是:如果不能说服他们,就按照游戏规则来

在这个时间点上,某吧里有位神人正在,当然该吧(原?)吧主都看不下去了,这个应该属于个人行为。 与此人此事相关的联动还有这里这里。 此外,我还在QQ群中看到了混入该移植群的人转发的此人打算“汉化”的方式,顿感泪流满面。

所以说,现在移植授权这么难拿,ACGF事件虽然影响很大,但是还是离不开很多补刀人士的倾力帮助的。


其实我不想再后补了:

有人想拿这文当论据。 这本不应该是问题,不过我还是不得不借用下O 君的话

高中阅读都有通读全文的要求,你要和人说自己的看法你就应该把这些你当做依据的东西看个通透再来和人说,而不是引用别人的观点然后每当他人说了什么你就把别人的观点扔给他然后说一句自己看,这不是你的观点。

按理说,这种事情是不需要提醒的。 老实说,读者如果不清楚我每段的用意我是完全理解的,毕竟我不是写文的料,一篇水文不值一提。 但是现状是甚至有人读到最后都不清楚哪些事情是没有实际在台面上发生的而哪些事情是实际发生的,哪些人是当事人哪些人有什么样的态度,这让我很困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